來寶網Logo

熱門詞:生物顯微鏡 水質分析儀 微波消解 熒光定量PCR 電化學工作站 生物安全柜

現在位置首頁>技術資料首頁>行業動態>技術動態>Science Careers:中國科研——大國家,大科學

Science Careers:中國科研——大國家,大科學

互聯網2011年12月20日 15:24 點擊:864


 

《科學》雜志最近發表文章:Focus on China: BIG Science in a BIG Country,文章探討了中國科學的現狀及發展前景,并對中國科研人員的整體狀況進行了分析。

 

英文原文:Focus on China: BIG Science in a BIG Country

“與美國的研究生相比,中國學生接受訓練的時間可能要短,但一般情況下,他們很少因外界活動和自身聲譽而分心,因為他們艱苦奮斗的精神根深蒂固。”——陳德亮

有著一批年輕的研究精英,和一個正在履行投資研究與發展承諾的政府,中國是一片生機盎然的科學熱土。有著海外經歷的中國學生和科學家開始感受到,最好的就業機會在祖國。然而,研究環境不是一成不變的,隨著越來越多的新博士們尋求訓練和就業機會,關于投資與評價的討論引發了對中國研究質量的質疑。在一個百家爭鳴的大國,政府、學術界和民間機構對年輕的科學家各抒己見。


王俊  圖片由BGI提供

王俊是一名科學巨星。35歲的他,已有100篇通過審核的論文,其中有包括熊貓和豬基因組序列的論文精選。2002年,他的北大博士論文獲教育部頒發的一個國家獎項,甚至在此之前,他幫助建立了華大基因,一個有3000多員工的非盈利性質的基因組學服務研究機構,他現任該組織的常務董事。他是丹麥兩所大學的正式教授,但是,香港旁邊的深圳華大基因總部是他的根據地,在那里他從事著“創造性的、協作性的大科學”。

清華大學有著中國頂級學術機構之一的美譽,在這所高等學府嶄新的醫學科學大樓里,另一個后起之秀正在忙于建立她的實驗室。沈曉驊拒絕了密西根大學提供的誘人的終身教授職位,接受了施一公的邀請。施一公2008年離開普林斯頓大學,回到清華大學,擔任生命科學系系主任。沈說,在尋找教授職位時,她對同行們在中國和美國的研究項目做了比較。“從長遠看,我覺得,在中國我可以做得更好,”她說。“在資金、人力和人才方面不受制約。”她在密西根大學取得博士學位,在達納法貝爾癌癥研究所和哈佛醫學院獲得博士后經驗,但是她的優秀本科生們沒有隨她回來。一些曾計劃在美國開展研究的人,現在決定留在清華大學,與中國的頂級科學家共同研究訓練。“尤其是干細胞研究,”她說,“由于美國的限制,這些學生認為,在中國他們可以做得更多。人才在回流,”她補充道。她有一名技術員在美國獲得碩士學位,并具有多年項目管理經驗,但返回中國,加入了沈的實驗室。

褒貶不一

相對光明的經濟前景,是吸引像王和沈一樣的海外中國科學家回國的原因之一。中國為世界上第二經濟大國,僅次于美國,在研究與發展方面的投資也處于第二位??茖W技術開支逐年增加,甚至貫穿近期的全球經濟危機。2006年,政府宣布了一個15年期科技發展計劃,到2010年,研究投入達到國民生產總值的2%,到2020年,達到2.5%。(1998年為0.7%。)諾丁漢大學當代中國研究院副教授曹聰說,中國2010年的投入略低于計劃標準,但在2020年將達到預期。

譚廣亨(左前)和他的同事們

中國正由勞動密集型經濟向高科技創新型經濟轉變,有助于創造積極的科學環境,香港大學副校長、研究院院長譚廣亨教授說??萍际钦谖迥暧媱澲械膰覒鹇?,所以譚認為“對那些受過良好教育、積極進取、希望在中國進行科學研究的年輕人來說,大形勢是樂觀的。”

事實上,中國政府在2011年啟動了‘千人招聘計劃’,以高薪和三年最高45萬美元的研究資金吸引40歲以下的科學家到中國來。不論是否中國公民,只要他們在國際公認的大學取得自然科學或工程學博士學位,有三年以上研究經驗,愿意在中國的任一大學或研究所進行全職工作。在‘千人招聘計劃’之前的2008年,中國政府就開始招募55歲下有建樹的科學家,簽約資金15萬美元,豐厚的報酬,項目啟動支持——這就是沈來到清華大學的原因。

伴隨著這些宏偉計劃和大手筆的資金投入,國內外科學團體就資金、評價和中國研究人員的培養問題表達了擔憂。年輕的中國科學家主要面臨三種挑戰:資金提供系統傾向于重關系,輕創新和思想;苛求他們培養更多博士,發表更多論文的做法,可能導致研究質量折衷,有損中國科學聲譽;對訓練和國際經歷的渴求與機遇不相適應。

在引發爭議的2010年《科學》社論中,沈和他的同事饒毅呼吁,改變中國研究資金提供系統。他們說,研究人員與當權官僚的關系比項目的價值重要,在百萬美元以上的大型研究項目中,表現尤其突出。他們認為這將導致資金浪費,并扼殺創新。

他們的呼聲并不是孤立的。像曹一樣的Sciencenet.cn博客們一直在呼吁系統性的科學政策改革。中國政府本身關心著國家研究投資的有效回報,并向納稅人保證,科技投資物盡其用。對有耐心的科學家來說,這些壓力可能導向改革。2011年春天,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和科技部長王剛闡述了政策改革的需求,以加大科技投資收益,包括申請補貼競爭的開放化、透明化。

數量與質量

15年期計劃提出,從學士學位到博士學位各級高等教育快速發展,引起了國內外分析人士的質疑。中國并不是唯一允許增加博士學位數量的國家,但曹認為,尤其在中國,“擴招已經影響了質量。”頂級學校有優秀的批導,他說,但是二類學校,博士生導師可能并不都能勝任指導學生的工作,這些博士生導師本身只有20%-30%取得過博士學位。再者,盡管中國學生在本科期間接受了良好的教育,而且在大多數在開始博士學習之前已獲得碩士學位,曹認為,三年的博士學習太短,學到的知道遠遠不夠。


陳德亮

為提高研究指導質量,研究生課程開始引入委員會監管機制,還可能從名校聘請考官進行測試。但總的來說,中國新博士畢業生比美國的畢業生需要更多的博士后指導。“一些人已經做好獨立研究的準備,但許多人還沒有,”位于北京的中國科學院和研究生院副教授陳德良說,他曾在加州大學歐文分校進行博士后研究。從辦公室,陳可以鳥瞰中國科學院和研究生院,彎彎曲曲的小徑,綠茵茵的草坪,戶外乒乓球場。每年,約有8000名理科研究生從全國各地來到這里,在進入其他研究機構和大學之前接受為期一年的啟蒙教育。除領域強化入門訓練外,學生們還有機會社交,建立終身同事和合作者網絡。盡管他們培訓時間可能短一些,陳說,與美國研究生相比,中國研究生一般很少因外界活動和聲譽而分心,因為他們艱苦奮斗的精神根深蒂固。陳說,“這里的研究生日以繼夜地工作在實驗室。”

去與留

畢業后,留在中國的新博士們可能會發現,博士后的工資低于其它國家,大城市的住房成本卻很高。經濟因素使出國工作頗具吸引力,而且留學經歷也是備受推崇的。曹說,“在中國增強競爭力的最佳手段仍是海外博士后訓練。”但是,這也不總是很容易的。2008年,杜克大學、哈佛大學和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研究人員,對來自中國大陸和香港的229名在美留學生進行了一項非隨機性調查。調查發現,61%的中國學生認識至少三個這樣的人,他們想留學美國,主要因為經濟原因未能成行。盡管中國學生褒揚他們的美國教育,向他們同輩推薦,但仍有52%的中國學生認為,最好的就業機會在中國。


曹聰  照片由曹聰提供

留在新國家,還是回國,海外工作的那些人可能仍要面對抉擇。郝青曾與華大基因的王一起做博士研究工作,并因此在2005年去了丹麥。自2010年起,她一直在哥本哈根大學進行博士后研究,但她仍覺得在就業之前需要更多的留學經歷。“僅經過一次博士后訓練,在中國找到一份真正的好工作不容易。我需要更多的經驗和推薦,以得到資金支持。”郝有點進退兩難,她擔心在中國獲得資金靠關系,但作為一名外國人,在丹麥得到資助也是件難事。

最后,不論是留下的還是離開的中國研究人員都面臨這樣的困境,全世界都在擔心他們植根于國家評估系統的科學。正如從柳葉刀到紐約時報上的文章中討論的,升職和工資很大程度上依賴于研究人員發表論文數量和刊物的影響力。中國在國際刊物中發表論文的數量僅次于美國,但卻引發了關于中國論文數量與質量的爭議。由于急于發表論文而導致的行為不端與剽竊的例子,影響了國際社會對中國科學的看法。冠以中國作者名字的手稿被不假思索的進行語言和內容的額外審查,這樣的情況屢見不鮮。“這是個大問題,”曹說。“因為有幾起這樣的先例,所以人們對中國進行的科學覺得好奇。”

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的解決方案

中國正在對年輕科學家們面臨的這種挑戰作出回應。正如大家預想的那樣,一個地域廣闊、人口眾多、百家爭鳴的大國,解決方案來自許多部門。中國科技協會致力于在全國范圍內促進、發揚和普及科學。該協會成立于1958年,從屬于中國科技協會的學術、專業團體就擁有超過4百萬會員。滿足中國科學家在經驗、指導和交流方面的需求。“偏遠地區的科學家在協會進行的調查中說,他們少有參加培訓和國際會議的機會,”科協書記兼副主席程東紅說,“所以,協會鼓勵我們的會員團體進行社團教育,以適應當地自下而上的需要。我們幫助并支持當地學術團體對新畢業生進行培訓。”中國是個大國,她說,所以協會還有另一個項重要作用,那就是促進廣大科學家間、國家知名大學間和工作在基層機構的研究人員間的互動。

程東紅 照片由程東紅提供

程東紅覺得,促進博士級科學家發展的方案不要局限于他們獲得的學位,而是完善教育和培訓。“中國崇尚教育,家庭希望子女讀博士,情愿為子女教育傾其所有,所以,我們不能說,我們不提供那樣的機會。相反,我們需要去提高高等教育的質量,滿足并引導社會對高質量人才的需求,幫助畢業生就業。”協會每兩年對有才華的年輕科學家進行一次獎勵,以鼓勵年輕的研究人員。5年前,歐萊雅——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女性科學家’活動范圍擴展,歐萊雅中國開始對年輕女科學家進行年度獎勵。雖然獲獎科學家通常要求不超過40歲,但歐萊雅中國最近將年齡上限推到45歲。“我們這樣做的目的是,鼓勵婦女產假之后返回科學生涯,”程說。

企業和非盈利機構也為年輕科學家們提供機會,但目前,這些不是研究和訓練的主要經濟來源。華大基因與其它機構共同開設了本科課程,在多學科基因組學工作上對學生進行教育。華大基因教育與培訓部教育合作與交流負責人黃曉君解釋說,華工理工大學是我們第一個學術合作伙伴,我們在2009年開始這個項目?,F在,這個項目中近100名學生來自6所以上的大學。參與者仍被認為是母校的學生,但住在華大基因深圳雇員宿舍,他們接受生物信息學和基因組學培訓,獲得一般性研究和發展經驗。華大基因正在與像哥本哈根大學和香港中文大學等國際合作者共同設立研究生課程。黃和她的丈夫都曾在美國受教育,但機遇感和潛意識指引他們回到中國。

年輕的科學家們可能在香港尋找機會。“香港雖小,但能提供國際視野,”香港大學的譚說。“我們正從三年制課程向四年制轉化,所以學校正在增補20-25%的學術工作者。”香港研究人員現在有資格申請中國國家津貼,譚說,香港與大陸交流與合作的機會應該會更多。

《時代變遷》上似曾相識的建議

中國科學前景,光明與不確定性共存,但有經驗的科學家們對年輕研究人員提供的指導都是鼓勵性的。譚說,“熱情是最重要的指南針,但要準備好應對變化。一些人可能走學術之路,一些人可能選擇產業、商業或管理,只要享受工作就好,而且要適時地抓住機遇。投身科學是偉大的,我們需要更多新生力量。”


沈曉驊

中國科協副主席程也建議學生們致力于科學,她說這是重中之重。然后,接著說,“開始職業生涯無所謂對錯。機會、技能和起點因人而異”??茖W沒有疆界,她說,但中國科學家對世界的影響具有獨特的潛在優勢。“我們是世界最大的國家,中國的發展有助于世界的發展。我們肩負著同一個任務:不是一枚硬幣的正反面,而僅有一面。”

可能如你所料,年輕的科學新秀王和沈有著更一般性地觀點。華大基因很看重大膽的態度,中國科學家僅為追隨者而非主導者的思想被認為是過時的,王建議學會在工作中使用英語,而且要立志高遠。“選擇最好、最有影響力的項目,最好的團隊,通力合作,勇于創新。大膽去說、去做你認為最重要的事。做學生不應該羞澀。”

清華大學的沈回顧著回到北京的第一年,她對中國科學仍然充滿信心。到目前為止,她發現體制比媒體描述在她心中形成的觀念更公平、更可靠。從獲取經驗方面,她仍鼓勵學生留學。她對年輕研究人員“不要固守一處”的建議,可以同樣輕易地給予她的國際同事,他們也越來越多地受邀加入這位中國科學的后起之秀。在中國科學院研究生院,沈鼓勵參觀者來中國,除進行科學思想交流外,還可以獲得文化機遇和個人經驗。他說,“我們希望研究人員和學生從世界各地來到這里,就像我們去美國和其他國家一樣。”

(來源: 互聯網 )


全年征稿 / 資訊合作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版權與免責聲明

  • 凡本網注明“來源:來寶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來寶網,轉載請必須注明來寶網, http://www.vhyrck.live,違反者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本網轉載并注明自其它來源的作品,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轉載時,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作品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 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等問題,請在作品發表之日起一周內與本網聯系,否則視為放棄相關權利。
35选7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