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寶網Logo

熱門詞:生物顯微鏡 水質分析儀 微波消解 熒光定量PCR 電化學工作站 生物安全柜

現在位置首頁>技術資料首頁>行業動態>公司動態>2011年10大終止的生物技術交易

2011年10大終止的生物技術交易

fiercebiotech2011年12月30日 11:14 點擊:1057


 

在生物技術產業,一個合適的合作協議可以給公司帶來現金、專家的幫助和所涉及科學的主要聯盟的支持。但如果這個交易失敗了,就像大家常見的那樣,隨后的風暴很可能會毀了這家公司。任何對交易感興趣的人都應該好好看看2011年最糟糕的10大交易。許多公司不得不看著自己的藥企朋友們從破裂的合作婚姻中走出,掙扎著求生。每次合作解散,都會有公司倒閉,而故事總是不停地重演。今年的列表是德勤(Deloitte Recap)為FierceBiotech做的,包括了不少2007年和2008年的重要交易。一些備受矚目的交易在之后分道揚鑣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議的事。大型制藥公司重組在研產品線、轉移關注的重點疾病,或者因為要求更好的回報而開始轉而在藥物開發上投資數十億美元,這都會使我們看到更多的許可協議迫于壓力分手。

對于交易的效率,德勤的生物技術高級分析師Chris Dokomajilar為這個行業創造了一個新的口頭禪:“經常終止,提前終止(Terminate often, terminate early.)”

如果一個藥物項目進展令人失望,那么越快終止這個項目,就能節省越多的金錢。不管用什么理由,用一個干凈簡便的方法讓這個項目公開結束,然后按照優先級將其重新排序(reprioritization)。Dokomajilar說,即使項目出現問題的真正原因是對療效缺乏信心,“如果有些不那么順利的事發生,合作雙方就會終止協議,這在很多時候將被稱為按優先級重新排序”。然而,不管真正的動機是什么,最好還是要讓前合作方在離開前將所有的東西都留下。分析師Dokomajilar還說:“關鍵在于,我們仍然能夠看到,這些交易干干凈凈地退回了。許可方收回了所有的權益,而且所有的權益都干凈利落地被收回,所以許可方不必要支付一個反向許可費用。這對于許可方繼續尋求合作以及原有合作方重新合作都是非常重要的。”

一個簡單的事實是:大約一半的合作并不能如預期的那樣進行下去。但是合作關系的終止并不意味著死亡之吻。大約每5個合作項目中只有1個能夠順利地通過III期臨床,而其中大概有1/5不能通過關鍵的安全性或有效性標準而失敗。剩下的交易中,大約又有60%被終止,而其中約有一半又會重新達成合作關系,繼續向前推進。若僅僅著眼于在研重磅藥物,德勤估計,合作、重新合作,并且順利達到重大成功的比例是8%。分析師Dokomajilar補充道:“協議的前期款實際上并沒有越來越少。最近一兩年,前期款以及股份和研究經費不停地上漲。不過由于里程金持續下跌,所以交易的總價正在下降。”

另外,還需要好好看看這些印刷精美的合同。“合同條款的任何變化都會增加合作雙方中較大一方的義務,而這很難做到。大多數時間受讓方都在支付著費用。我認為生物技術公司一直以來都是許可方,而制藥公司是受讓方。”

1. 葛蘭素史克(GlaxoSmithKline)和Targacept

合作雙方:葛蘭素史克(GlaxoSmithKline)和Targacept

公司所在地:葛蘭素史克(GlaxoSmithKline)—英國倫敦;

Targacept —美國北卡羅來納州溫斯頓 - 塞勒姆(Winston-Salem, NC)

交易終止日期:2011年3月

交易持續時間:3.7年

交易金額:15.3億美元(包括1500萬美元股權)

交易項目:靶點為神經元煙堿受體的小分子

交易終止原因:對Targacept來說,這不是個好年景。在決定離開高風險的神經科學領域后,今年3月,葛蘭素史克終止了與Targacept的15億美元的協議。2007年,當兩家公司簽署了這個里程碑式的協議時,葛蘭素史克正熱衷于將與尼古丁受體相同靶點的實驗性止痛藥物上市。

這個交易的重點是TC-2696,該藥物當時正處在治療急性手術后疼痛的II期臨床試驗。交易還包括TC-6499,這是一個治療神經性疼痛的臨床前試驗藥物。

幾個星期前,Targacept與阿斯利康(AstraZeneca)合作的另一個治療抑郁癥的實驗藥物在首個III期臨床中失敗,Targacept有可能會再次進行一些止痛藥物的研發。

2. Shire和Renovo

合作雙方:Shire和Renovo

公司所在地:Shire—愛爾蘭都柏林;

Renovo —英國曼徹斯特

交易終止日期:2011年3月

交易持續時間:3.8年

交易金額:8.25億美元(包括5000萬美元股權)

交易項目:治療瘢痕的Juvista,除歐盟地區

交易終止原因:所有的一切都出了問題。今年2月,所有人都清楚地看到,Juvista在關鍵的臨床試驗中,未達到主要終點和次要終點。Renovo在一個很有希望的收購交易告吹后,經歷了痛苦的重組。臨床試驗失敗后,Renovo的股價暴跌了75%。在這種情況下,除了清盤意外也的確沒什么可以做的了。

剩下的員工被遣散,只有1個臨床試驗被保留,是減少肌腱損傷后產生瘢痕的藥物Adaprev,投資者對其還抱有希望。去年11月,這個藥物的臨床試驗沒有得到所需要的有效性數據,所以無法繼續進行臨床研究,所有余下的資產都被拍賣。

3. 美國默克(Merck)和Addex制藥

合作雙方:美國默克(Merck)和Addex制藥

公司所在地:美國默克(Merck)—美國新澤西州懷特豪斯站(Whitehouse Station, NJ);

Renovo —瑞士日內瓦

交易終止日期:2011年7月

交易持續時間:3.5年

交易金額:7.02億美元

交易項目:治療精神分裂癥的mGluR4正向別構調節劑(positive allosteric modulator,PAM)ADX63365及其相關的候選藥物

交易終止原因:就在美國默克公司與Addex就治療帕金森氏癥的mGluR4 PAM藥物簽署了一項初步協議幾周后,雙方又就治療精神分裂癥的藥物ADX63365簽署了協議。

默克研究實驗室(Merck Research Laboratories)高級副總裁和神經科學許可交易負責人Darryle Schoepp在當時說,這是默克公司首次發現“以mGluR5為靶點的精神分裂癥藥物的潛力”。這筆交易包括2200萬美元的前期款和6.8億美元的授權費用,對于一個臨床前化合物這是一筆巨款。

去年7月,這個藥物為期6個月的研究失敗。隨后,當年9月,美國默克公司結束了治療帕金森氏癥的藥物開發計劃。

對于Addex,這真是場完美的風暴。這場風暴起于2009年末,Addex的主導藥物在研究中發現會引發肝臟問題。之前,這個藥物極有可能與另一家大藥企達成合作協議。但是研究失敗導致Addex被迫放棄這個藥物,公司股價也暴跌75%。今年7月,公司CEO Vincent Mutel離職。幾天后,公司重組,裁減了25%的員工。之后不久,默克結束了與Addex的合作。

4. 強生集團(J&J)楊森制藥(Janssen Pharmaceutical)和Diamyd醫療

合作雙方:楊森制藥(Janssen Pharmaceutical,強生集團(J&J)的子公司)和Diamyd醫療

公司所在地:楊森制藥(Janssen Pharmaceutical)—美國新澤西州新不倫瑞克(New Brunswick, NJ);

Diamyd醫療 —瑞典斯德哥爾摩

交易終止日期:2011年6月

交易持續時間:1年

交易金額:6.25億美元,包括4500萬美元的前期款

交易項目:Diamyd治療1型糖尿病的臨床III期藥物GAD65

交易終止原因:當Diamyd的這個糖尿病藥物在歐洲的關鍵臨床試驗正在進行的時候,強生和Diamyd就此達成了交易,趕上了糖尿病治療藥物的熱潮,這個時間點對于大藥企來說是個合適的切入點。今年5月,這個藥物被證明,與安慰劑相比,并不能更好地保護β細胞的功能,楊森公司立刻迅速結束合作。

在得出這個糖尿病藥物并不優于安慰劑的結論后,短短幾周,Diamyd不僅結束了其在歐洲的試驗,也結束了該藥在美國一個單獨的臨床III期試驗。

當時,Diamyd的CEO Peter Zerhouni說,“當所有的權益都回到我們手里后,我們可以自由地決定如何使GAD65發揮出其最大的價值”。然而,面對災難性的臨床III期結果,Diamyd迅速決定裁減其在瑞典的糖尿病藥物開發人員,轉而專注于止痛藥領域—另一個對開發人員來說很艱難的領域。

5. Cephalon和ImmuPharma

合作雙方:Cephalon(已被梯瓦(Teva)收購)和ImmuPharma

公司所在地:梯瓦(Teva)—以色列耶路撒冷;

ImmuPharma—英國倫敦

交易終止日期:2011年10月

交易持續時間:2.9年

交易金額:5億美元

交易項目:ImmuPharma治療狼瘡的中期臨床實驗藥物

交易終止原因:2008年當Cephalon與ImmuPharma就這個實驗藥物的達成可選擇協議時,僅僅下了1500萬美元的賭注。如果IIb期臨床結果良好,Cephalon將有權基本上控制這個藥物,并進入臨床III期。

在2009年底,雖然臨床試驗沒有達到主要療效終點,然而,ImmuPharma仍然堅持它們計劃開展研究的那組患者對藥物做出了積極的反應。公司CEO Dimitri Dimitriou說,一些試驗中心沒有在招募患者的時候按已修訂的標準修改患者入選標準,繼續招募不符合條件的患者參與試驗。

Cephalon被說服了,拿出了3000萬美元來執行許可的選擇權。但是,之后梯瓦收購了Cephalon。然后,在今年10月,ImmuPharma發表聲明稱,因為梯瓦在研產品線中的狼瘡藥物與這個藥物相互競爭,因此,梯瓦要求結束這個合作交易。

6. 諾華(Novartis)和Peptimmune

合作雙方:諾華(Novartis)和Peptimmune

公司所在地:諾華(Novartis)—瑞士巴塞爾;

Peptimmune—美國馬薩諸塞州劍橋(Cambridge, MA)

交易終止日期:2011年3月

交易持續時間:2.2年

交易金額:5億美元

交易項目:當時處在臨床I期的多發性硬化癥藥物PI-2301

交易終止原因:諾華在2009年初獲得了這個藥物相關權益的選擇權。然而,兩年多后,今年3月,在影響全球的金融危機中重創的Peptimmune不得不申請破產。

Peptimmune在早前獲得過恩頤投資(New Enterprise Associates)和MPM Capital 的投資,然而Peptimmune無法完成3500萬美元那輪融資的目標,以進入下一輪。那時,該公司的員工不得不減少到只剩5名骨干。雖然當時公司已經是個爛攤子了,但是,還是有個很好的機會。默克雪蘭諾(Merck Serono)最近接手,僅以150萬美元的價格買下了PI-2301的權益,比之前諾華的價格低了4.985億美元。

默克雪蘭諾的這筆交易已被列為2011年最好的交易之一。

7. 諾華(Novartis)和Paratek制藥

合作雙方:諾華(Novartis)和Paratek制藥

公司所在地:諾華(Novartis)—瑞士巴塞爾;

Paratek—美國波士頓

交易終止日期:2011年7月

交易持續時間:1.8年

交易金額:4.85億美元

交易項目:處于臨床III期的廣譜抗生素PTK 0796

交易終止原因:2009年,一些分析師大力贊揚處在臨床III期階段的單劑量廣譜抗生素PTK 0797,稱其是一個潛在的重磅炸彈藥物。然而,去年夏季,對于諾華來說,這個藥的價值幾乎為零。

Paratek于1996年由塔夫茨大學Stuart Levy教授和哈佛大學Walter Gilbert博士一起創立。之前曾獲得來自私募的融資4000萬美元,投資方有Aisling Capital、The D. E. Shaw group、波士頓生命科學基金(Boston Life Science Venture Corporation)、Nomura Phase4 Ventures、Novartis BioVentures、BioFund Ventures、HBM BioVentures、Lombard Odier Darier Hentsch、百奧維達基金(BioVeda Fund)和Hercules Technology Growth Capital。

然而,Paratek究竟發生了什么仍然是個謎。FierceBiotech曾致電Parateck的高管,但對方沒有接聽電話。在該公司的網站上,沒有任何有關公司停止運作的字樣,也沒有提及這家公司出了什么事。

8. 美國默克(Merck)和波托拉制藥(Portola Pharmaceuticals )

合作雙方:美國默克(Merck)和波托拉制藥(Portola Pharmaceuticals )

公司所在地:美國默克(Merck)—美國新澤西州懷特豪斯站(Whitehouse Station, NJ);

Paratek—美國南舊金山(South San Francisco)

交易終止日期:2011年3月

交易持續時間:1.7年

交易金額:4.7億美元,包括5000萬的前期款

交易項目:Xa因子抑制劑,口服抗凝藥betrixaban

交易終止原因:美國默克公司全球科學戰略高級副總裁Luciano Rossetti博士稱,抗凝劑betrixaban只是在III期臨床中,沒有達到標準。但是與其它列出的交易失敗的公司不同,Portola沒有就此放棄。Portola的CEO William Lis發誓要為公司將此事扳轉過來,而且事實證明這并不是一個空頭支票。

今年11月,Portola獲得了8900萬美元的資金開展該藥物的晚期臨床直言。而僅僅幾周前,Biogen Idec與Portola簽署協議,支付給Portola 5.53億美元(包括4500萬美元的前期款),共同開發自身免疫病藥物。

Lis說,betrixaban有潛力成為“第一個上市的用于住院患者和出院患者預防急性肺栓塞的口服Xa因子抑制劑藥物”。

接招吧,默克。

9. 禮來(Eli Lilly)和Amylin

合作雙方:禮來(Eli Lilly)和Amylin

公司所在地:禮來(Eli Lilly)—美國印第安納波利斯(Indianapolis);

Amylin—美國圣迭戈(San Diego)

交易終止日期:2011年11月

交易持續時間:9.2年

交易金額:4.45億美元(包括3500萬美元股權)

交易項目:治療2型糖尿病的藥物Byetta

交易終止原因:Amylin和禮來之間合作的破裂是今年行業內最引人注目的一場“離婚案”。兩家公司合作開發艾塞那肽(exenatide)9年多時間,分析師們經常將他們曠日持久的、屢屢失敗的故事作為他們報告的“裝飾”。不過,很明顯,當禮來今年對其合作伙伴提起訴訟,控告Amylin與勃林格殷格翰(Boehringer Ingelheim)簽署的糖尿病藥物協議侵犯了它們之間的合作條款時,Amylin非常氣憤。

在Amylin看來,禮來同意銷售Tradjenta就已經明確地越過了界限。Amylin支付了 2.5萬美元的分手費;若艾塞那肽的緩釋劑型Byetta和Bydureon再次申請獲得FDA批準,Amylin還要支付部分銷售提成給禮來。

Amylin的CEO Daniel Bradbury對路透社(Reuters)記者說,他正期待著單干。Bradbury說,“對人們來說,重要的是,欣賞一個有著明確的重點、能夠推出新產品并能確保其療效的單一組織的價值。”至于合作伙伴,誰需要?

10. 蘇威制藥(Solvay Pharmaceuticals)和Depomed

合作雙方:蘇威制藥(Solvay Pharmaceuticals,已被雅培(Abbott)收購)和Depomed

公司所在地:雅培(Abbott)—美國伊利諾伊州雅培園(Abbott Park, IL);

Amylin—美國加利福尼亞州門洛帕克(Menlo Park, CA)

交易終止日期:2011年3月

交易持續時間:2.3年

交易金額:3.95億美元

交易項目:止痛藥物DM-1796(加巴噴?。?/p>

交易終止原因:2008年,蘇威制藥簽署這項有關止痛藥的協議,支付了2500萬美元的前期款獲得這個藥物在北美的權益。DM-1796是每日服用一次的加巴噴丁的緩釋劑型,有望消除部分加巴噴丁的副作用。

之后,2009年,雅培以7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蘇威制藥。但是新主人很明顯對這個藥物持不同看法。今年初,DM-1796的協議處在一片混亂之中。Depomed宣布,雅培不會執行協議,在該藥物獲得FDA批準后,營銷這個藥物。

當時,FDA還在審評這個藥物,Depomed的CEO Carl Pelzel說,“DM-1796填補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未被滿足的市場需求,我們期望看到它成功上市。”Depomed準備自己就此進行斡旋。

目前,DM-1796已經獲得了FDA的批準,商品名為Gralise,用于治療帶狀皰疹后遺神經痛(post-herpetic neuralgia,PHN) ,這是一種帶狀皰疹的皮疹愈合后的疼痛。雅培為此支付了4800萬美元的審批里程金,不過這個協議的未來仍舊不明。

英文鏈接:The top 10 biotech deal terminations of 2011

(來源: fiercebiotech )


全年征稿 / 資訊合作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版權與免責聲明

  • 凡本網注明“來源:來寶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來寶網,轉載請必須注明來寶網, http://www.vhyrck.live,違反者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本網轉載并注明自其它來源的作品,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轉載時,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作品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 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等問題,請在作品發表之日起一周內與本網聯系,否則視為放棄相關權利。


35选7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