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寶網Logo

熱門詞:生物顯微鏡 水質分析儀 微波消解 熒光定量PCR 電化學工作站 生物安全柜

現在位置首頁>技術資料首頁>行業動態>行業動態>快跑,“狼”來啦!——淺析系統性紅斑狼瘡

快跑,“狼”來啦!——淺析系統性紅斑狼瘡

北京百奧賽圖基因生物技術有限公司2019年11月18日 10:54 點擊:147

忙碌的一周過去了,雙十一剁手節熬夜搶到店鋪優惠券,算清跨店滿減,付清寶貝尾款的親們是不是覺得可以閑下來收收快遞了?NoNoNo,趕緊跑起來吧,因為——“狼”要來啦!

近年來系統性紅斑狼瘡發病情況日漸猖獗,很多人因為身上成片的紅斑深感困擾,更有甚者聽到它的名字都會覺得驚恐,那么,系統性紅斑狼瘡到底是什么病呢?

聲名狼籍

系統性紅斑狼瘡(systemic lupus erythematosus,SLE)是一種典型的全身性自身免疫性疾病, 約占全部狼瘡病例的70%。因為其可以引起面部皮疹、脫發,最直觀的影響外貌,所以很多人認為它只是皮膚病的一種,并不會給身體造成多大的危害。但事實上它可以傷害皮膚、粘膜、腎臟、血液、心臟、神經系統等多個器官和系統,危害程度不亞于癌癥,給自身和家人帶來較大的心理壓力和經濟負擔[1]。

Clinical heterogeneity of SLE

引狼入室

任何事物的出現都有一定的原因,疾病也一樣。只有知根知底,才好連根拔除。那么,SLE病因是什么呢?

SLE具體發病因素尚未完全明確,是由多個因素共同參與引起的,主要與遺傳、感染、內分泌及環境等多種因素有關。免疫調節機制的缺陷,如凋亡細胞和免疫復合物的清除也是SLE發生的重要因素。免疫耐受喪失、抗原負荷增加、過度的T 細胞輔助、B 細胞抑制缺陷以及Th1細胞向 Th2細胞 轉變導致 B 細胞過活化和致病性自身抗體的產生[2]。另外,有一些藥物如甲基多巴、苯妥英鈉、青霉胺、奎尼丁、心得安等可以直接引起藥物性狼瘡和加重紅斑狼瘡。

Immune dysfunction in SLE[3]

 

“引虎拒狼”

那么,怎么治療系統性紅斑狼瘡?從最初的束手無策,到后來的糖皮質激素和免疫抑制劑應用,再到現在的生物制劑,藥物和醫學研究都在一步步朝前邁進[4]。

 

1.糖皮質激素:是治療系統性紅斑狼瘡的常用藥物,可以有效控制病情,延長了患者壽命。長期、大量糖皮質激素治療可引起各種感染、應激性潰瘍、無菌性骨壞死、骨質疏松及兒童生長發育遲緩或停滯等不良反應。

2.免疫抑制劑:常用環磷酰胺、硫唑嘌呤、環孢素A、他克莫司等。免疫抑制劑和糖皮質激素聯合應用可有效控制病情發展,防止腎功能衰竭等內臟受累,并減少激素用量。

3.富馬酸酯:富馬酸酯能夠減少CD4+、CD8+ T細胞的數量,抑制NK-κB的激活和遷移,抑制細胞因子的分泌,如IL-6、IL-12等。1994年在德國富馬酸酯首次被用于治療重度銀屑病,隨后在治療系統性紅斑狼瘡皮損中也取得明顯療效,但未來是否成為SLE治療有效藥物有待進一步研究。

4.間充質干細胞:人臍帶來源的間充質干細胞(hUCMSC)對病變組織有良好的修復和重建作用。對難治性SLE患者治療取得一定療效,但可能出現復發情況。

5.小劑量白細胞介素2(IL2):IL2是主要由Th1細胞產生的細胞因子。小劑量IL2可以提高調節T細胞功能,改善SLE患者的免疫失衡

6.新生物制劑:SLE發病涉及多個免疫細胞和細胞因子,特異性地干預這些細胞因子可以達到治療SLE的目的。

7月,GSK的全球首個系統性紅斑狼瘡生物制劑貝利尤單抗(商品名:倍力騰?)在中國上市。貝利尤單抗是首個作用于B淋巴細胞刺激因子(BLyS)的抑制劑,它是一種重組的完全人源化IgG2λ單克隆抗體,可與可溶性BLyS高親和力結合并抑制其活性[5]。作為專為治療系統性紅斑狼瘡設計和研發的藥物,貝利尤單抗有助于減少長期的器官損害、延緩疾病進展,突破了我國近60年沒有SLE治療新藥的困境,給患者治療提供新的選擇。

11月13日,榮昌生物自主研發用于治療SLE新藥-泰它西普申報上市獲CDE受理。泰它西普是一種TACI-Fc融合蛋白,能與 BLyS(B淋巴細胞刺激物)和 APRIL(增殖誘導配體)結合,從而阻止這些細胞信號分子與 B 細胞表面的 TACI 蛋白結合,抑制成熟 B 細胞的發育和存活,阻礙自身抗體的形成。有助于SLE等自身免疫疾病治療。

安進、輝瑞、禮來、諾華等開發的生物藥物也正在進行對SLE適應癥的臨床研究,相信會有越來越多的有效藥物上市成功治療SLE,減少患者疾病痛苦。


好啦好啦,今天的小知識分享到此結束,各位看官咱們后會有期!小編也要去拆剛收到的快遞了,明天又是個美好健康的周末呢!

 

參考文獻:

[1]Aringer, M., & Schneider, M. (2016). Systemischer Lupus erythematodes. DMW - Deutsche Medizinische Wochenschrift, 141(08), 537–543.

[2]Mok, C. C. (2003). Pathogenesis of systemic lupus erythematosus. Journal of Clinical Pathology, 56(7), 481–490.

[3]Kaul, A., Gordon, C., Crow, M. K., Touma, Z., Urowitz, M. B., van Vollenhoven, R., … Hughes, G. (2016). Systemic lupus erythematosus. Nature Reviews Disease Primers, 2, 16039.

[4]陸前進,羅帥寒天.系統性紅斑狼瘡的診療進展[J].中華皮膚科雜志,2018,51(1):1-4.DOI:10.3760/cma.j.issn.0412?4030.2018.01.001

[5]http://www.nmpa.gov.cn/WS04/CL2056/339073.html
 


掃碼關注百奧賽圖了解更多資訊哦


(來源: 北京百奧賽圖基因生物技術有限公司


全年征稿 / 資訊合作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版權與免責聲明

  • 凡本網注明“來源:來寶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來寶網,轉載請必須注明來寶網, http://www.vhyrck.live,違反者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本網轉載并注明自其它來源的作品,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轉載時,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作品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 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等問題,請在作品發表之日起一周內與本網聯系,否則視為放棄相關權利。


35选7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