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寶網Logo

熱門詞:生物顯微鏡 水質分析儀 微波消解 熒光定量PCR 電化學工作站 生物安全柜

現在位置首頁>技術資料首頁>行業動態>行業動態>徐兵河教授:艾立布林登陸中國,晚期乳腺癌患者的新希望

徐兵河教授:艾立布林登陸中國,晚期乳腺癌患者的新希望

美通社2019年8月2日 11:41 點擊:139

近日,由衛材株式會社研發的用于治療晚期乳腺癌的化療藥 -- 艾立布林即將在中國上市。我國著名腫瘤內科專家、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的徐兵河教授在“醫學界腫瘤頻道”發布了《徐兵河教授:化藥巔峰之作 -- 艾立布林登陸中國,晚期乳腺癌患者的新希望》一文。

上海2019年7月30日 /美通社/ -- 近日,由衛材株式會社研發的用于治療晚期乳腺癌的化療藥 -- 艾立布林即將在中國上市。我國著名腫瘤內科專家、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的徐兵河教授在“醫學界腫瘤頻道”發布了《徐兵河教授:化藥巔峰之作 -- 艾立布林登陸中國,晚期乳腺癌患者的新希望》一文,文中專家徐兵河教授介紹了艾立布林對中國晚期乳腺癌患者的治療研究成果。文章全文如下:

近日堪稱“化藥巔峰之作”的艾立布林在中國獲批,用于治療既往接受過至少兩種化療方案(包括蒽環類和紫杉類)治療的局部復發或轉移性乳腺癌患者。作為中國上市臨床研究(304研究)的主要研究者(PI),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徐兵河教授介紹了該研究的主要結果,以及艾立布林對我國晚期乳腺癌治療格局的影響。

304研究證實艾立布林對中國晚期乳腺癌患者的治療獲益

隨著乳腺癌診療水平的提高,中國乳腺癌患者的整體預后明顯改善,5年生存率接近國外水平。然而,晚期乳腺癌患者的生存預后仍不容樂觀,5年總生存率僅25.9%[1],亟需新型治療方案來改善生存。特別是蒽環類和紫杉類耐藥復發或轉移性乳腺癌患者,由于毒性等原因,治療選擇更少,患者需求遠遠未被滿足。

304研究[2]是一項多中心、開放性、隨機、平行對照的III期臨床研究,旨在評價艾立布林相比長春瑞濱對我國局部復發或轉移性乳腺癌女性患者的療效及安全性,于2019年3月發表在《歐洲癌癥雜志》。

從2013年9月26日至2015年5月19日,研究共納入來自我國35家中心的既往接受過2~5種化療方案(包括蒽環類和紫杉類)的局部復發或轉移性乳腺癌女性患者530例,按1:1隨機接受艾立布林(1.4mg/平方米,靜脈注射,第1、8天,264例)或長春瑞濱(25mg/平方米,靜脈注射,第1、8、15天,266例)治療,每21天一個周期(圖1)。兩組患者基線特征均衡。

研究的主要終點為無進展生存期(PFS);次要終點為客觀緩解率(ORR)、緩解期(DOR)和總生存期(OS)。

研究結果顯示:

艾立布林組相比長春瑞濱組PFS顯著改善(HR 0.80,95% CI 0.65-0.98,P=0.036),兩組中位PFS為2.8個月(95%CI 2.8-4.1) vs 2.8個月(95%CI 2.7-2.8)。艾立布林的PFS獲益也得到了事后敏感性分析驗證:兩組中位PFS為3.7個月 vs 3.1個月 (HR=1.19,95%CI 1.03-1.37,P=0.020)。而且,艾立布林的PFS獲益可見于絕大部分亞組:包括HER2陰性和三陰性乳腺癌患者。艾立布林組與長春瑞濱組的OS相似。

此外,艾立布林組的ORR顯著高于長春瑞濱組30.7% vs 16.9%,且在所有亞組中艾立布林的ORR在數值上均更有利,包括HER2陰性以及接受過4~5種化療方案的患者。艾立布林組的臨床獲益率CBR,38.6% vs 23.3%和疾病控制率DCR,49.2% vs 33.1%也得到顯著改善。

安全性方面,兩組不良事件發生率相似,但艾立布林組因不良事件導致治療終止、劑量調整、錯過治療和劑量延遲的患者比例更少。

該研究結果表明,在既往接受過一種蒽環類和紫杉類治療的復發或轉移性乳腺癌患者中,艾立布林較長春瑞濱統計學顯著性改善PFS和ORR,且更少導致治療計劃變更事件,證實了艾立布林對我國此類患者的獲益。

更多數據:艾立布林是蒽環類和紫杉類耐藥晚期乳腺癌患者的更優選擇

艾立布林對蒽環類和紫杉類耐藥的晚期乳腺癌患者的治療獲益已得到多項研究證實。

2001年發表在《柳葉刀》上的III期EMBRACE研究(305研究)[3]納入來自19個國家135家中心的762例局部復發或轉移性乳腺癌患者,按2:1隨機接受艾立布林或醫生選擇的治療方案(TPC)?;颊咧敖邮苓^2~5次的化療方案,包括蒽環類和紫杉類。

研究結果顯示,艾立布林相比TPC可顯著延長OS13.1個月 vs 10.6個月;兩組1年OS率為53.9% vs 43.7%。同樣,艾立布林組的ORR12% vs 5%,P=0.005得到顯著改善,PFS(3.7個月 vs 2.2個月,P=0.09)也有延長趨勢。兩組最常見的不良事件是虛弱、疲勞和中性粒細胞減少癥,且大多數不良事件為1級或2級。

301研究[4]是在經蒽環類和紫杉治療后局部晚期或轉移性乳腺癌患者中對比艾立布林與卡培他濱的隨機III期、開放標簽研究,從2006年9月至2009年9月,共納入1102例接受過≤3次化療(針對晚期或轉移性疾病治療≤2次)的患者。

結果顯示,艾立布林組與卡培他濱組的主要終點相當:兩組中位OS為15.9個月 vs 14.5個月(HR 0.88,95%CI 0.77-1.00,P=0.056),中位PFS為4.1個月 vs 4.2個月(HR 1.08,95%CI 0.93-1.25,P=0.30)。

但艾立布林在HER2陰性(中位OS 15.9個月 vs 13.5個月,P=0.026)、三陰性(中位OS 14.4個月 vs 9.4個月,P=0.006)和非內臟轉移(中位OS 27.8個月 vs 18.3個月,P=0.002)患者亞組分析中的生存獲益顯著[5]。兩組總體健康狀況和總體生活質量評分相似,且安全性可控,大部分不良事件為1級或2級。

對301研究和EMBRACE研究的聯合分析[6]也進一步驗證了上述結果:艾立布林組n=1062相比對照組n=802顯著改善OS(15.2個月 vs 12.8個月,HR 0.853,95%CI 0.768-0.948,P=0.0031);HER2陰性(15.2個月 vs 12.3個月,HR 0.841,95%CI 0.743-0.952,P=0.0062)三陰性乳腺癌(12.9個月 vs 8.2個月,HR 0.741,95%CI 0.599-0.917,P=0.0056)等亞組患者中艾立布林同樣帶來了顯著的OS獲益。

艾立布林為我國晚期乳腺癌患者帶來新的生存機會

從上述研究我們可以得出:對于既往蒽環類和紫杉類治療失敗的局部復發或轉移性乳腺癌女性患者,艾立布林相比傳統化療藥物能夠帶來顯著生存獲益,并且顯著提高了ORR 、CBRDCR;在HER2陰性、三陰性乳腺癌等亞組患者中也獲得一致結果,并且具有良好的安全性特征。

而且,艾立布林用于晚期乳腺癌已獲得國內外各大指南[7-10]的一致優選推薦,包括美國國家綜合癌癥網絡(NCCN)指南(2019年 v1.0)、第四屆歐洲腫瘤學會(ESO)-歐洲腫瘤內科學會(ESMO)國際晚期乳腺癌共識(ABC4)、中國抗癌協會乳腺癌診治指南與規范(2017版)以及中國晚期乳腺癌臨床診療專家共識(2018版)。

目前我國晚期乳腺癌患者的治療選擇有限,特別是蒽環類和紫杉類耐藥的患者,此次艾立布林在國內獲批,必然為我國此類患者帶來新的生存機會。

參考文獻

[1]Cardoso F, Spence D, Mertz S, et al. Global analysis of advanced/metastatic breast cancer: Decade report (2005-2015)[J]. Breast. 2018;39:131-138.

[2]Yuan P, Hu X, Sun T, et al. Eribulin mesilate versus vinorelbine in women with locally recurrent or metastatic breast cancer: A randomised clinical trial[J]. Eur J Cancer. 2019;112:57-65. 

[3]Cortes J, O'Shaughnessy J, Loesch D, et al. Eribulin monotherapy versus treatment of physician's choice in patients with metastatic breast cancer (EMBRACE): a phase 3 open-label randomised study[J]. Lancet. 2011;377(9769):914-23.

[4]Kaufman PA, Awada A, Twelves C, et al. Phase III open-label randomized study of eribulin mesylate versus capecitabine in patients with locally advanced or metastatic breast cancer previously treated with an anthracycline and a taxane[J]. J Clin Oncol. 2015 Feb 20;33(6):594-601.

[5]Twelves C, Awada A, Cortes J, et al. Subgroup Analyses from a Phase 3, Open-Label, Randomized Study of Eribulin Mesylate Versus Capecitabine in Pretreated Patients with Advanced or Metastatic Breast Cancer[J]. Breast Cancer (Auckl). 2016;10:77–84.

[6]Twelves C, Cortes J, Vahdat L, et al. Efficacy of eribulin in women with metastatic breast cancer: a pooled analysis of two phase 3 studies[J]. Breast Cancer Res Treat. 2014;148(3):553-61.

[7]NCCN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 in Oncology:Breast Cancer(Version 1.2019).

[8]Cardoso F, Senkus E, Costa A, 4th ESO–ESMO International Consensus Guidelines for Advanced Breast Cancer (ABC 4)[J]. Ann Oncol. 2018;29(8):1634-1657.

[9]中國抗癌協會乳腺癌專業委員會. 中國抗癌協會乳腺癌診治指南與規范(2017年版)[J]. 中國癌癥雜志. 2017;27(9):695-760.

[10]中國抗癌協會乳腺癌專業委員會. 中國晚期乳腺癌臨床診療專家共識( 2018版)[J]. 中華腫瘤雜志, 2018, 40(9):703-713.

專家簡介

徐兵河,教授、博士/博士后導師,國家癌癥中心/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內科主任醫師,國家新物(抗腫瘤藥)臨床研究中心主任。中國抗癌協會乳腺癌專業委員會前任主任委員、中國抗癌協會腫瘤藥物臨床研究專業委員會候任主任委員、國家腫瘤質控中心乳腺癌專家委員會主任委員、國家癌癥中心“中國乳腺癌篩查與早診早治指南”專家委員會主任委員、中國醫師協會內科醫師分會副會長、中國老年醫學學會老年腫瘤分會副會長、北京乳腺病防治學會理事長、北京腫瘤學會副理事長兼秘書長、St.Gallen早期乳腺癌治療國際共識專家團成員、晚期乳腺癌(ABC)治療國際共識指南專家團成員。

原文鏈接:https://mp.weixin.qq.com/s/odeWp-RkLipm4snajaeysw

消息來源:衛材中國


(來源: 美通社


全年征稿 / 資訊合作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版權與免責聲明

  • 凡本網注明“來源:來寶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來寶網,轉載請必須注明來寶網, http://www.vhyrck.live,違反者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本網轉載并注明自其它來源的作品,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轉載時,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作品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 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等問題,請在作品發表之日起一周內與本網聯系,否則視為放棄相關權利。


35选7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