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寶網Logo

熱門詞:生物顯微鏡 水質分析儀 微波消解 熒光定量PCR 電化學工作站 生物安全柜

現在位置首頁>技術資料首頁>行業動態>人物>譚洪:生物技術領域“門外漢”的顛覆性創新

譚洪:生物技術領域“門外漢”的顛覆性創新

生物谷2013年12月7日 18:29 點擊:3133

生物技術領域“門外漢”的顛覆性創新--生物谷專訪ForteBio創始人譚洪博士
  


譚洪,目前是美國ET Healthcare的CEO,兼任蘇州蒙太奇醫療儀器公司董事長。2001年10月,他創辦了ForteBio,并組建團隊在中國完成了技術可行性研究。2000年3月,他創建了Wave Crossing,成為國際上光纖自聚焦透鏡的主要供應商。譚洪此前在計算機存儲產業、航天工業、精密制造業等都有資深經驗。譚洪在西安交通大學電機系獲得學士學位,在美國奧本大學電機系獲得碩士和博士學位。
作者:蔣杰
 

十年前,譚洪創立了ForteBio,由于各種紛雜的原因,作為創始人的譚洪離開了Fortebio。 12月20日,接受生物谷編輯采訪時,譚洪正在趕赴美國的路上,他笑稱,那次離開就如同當初喬布斯在1985年離開蘋果一樣。

他開創的ForteBio與著名生物技術企業頗爾(Pall)步入了新臺階(鏈接:Pall收購ForteBio)。對于他而言,他從來沒想過要如當年喬幫主那般重回自己創立的企業重掌帥舵。

Fortebio被頗爾收購了。對于這位創始人而言,他發表的一篇微博或許最能表達他的心聲,“ForteBio被并購,我關心的不是掙多少錢,而是我千辛萬苦做出來的技術和產品被全世界的客戶認可,被大家使用,最后在最困難的經濟大環境下被用很多錢收購。這是一種成就感,但為此付出了太多太多的個人犧牲。不過,我還是非常自豪的:生物技術門檻應該很高吧?我一個工程師也能做這件事!”

ForteBio被并購,生物谷編輯關心的不是頗爾(Pall)花了多少錢和譚洪掙了多少錢,而是這個跨界的工程師怎么樣做到的?他的創業經驗可以為那些走在創業路上的人哪些新的啟示?

他們眼里的譚洪

我們先來看一些業內人士對他的一些評價,

“譚總從美國硅谷回到中國,多次創業。所創立的公司也持續成長,對顧客和投資人有所回報。再看看他的所學之廣,并能融會貫通。佩服佩服!” @遠行者楊青(編者注:阿斯利康亞洲及新興市場研發總裁楊青博士)

“從中國到美國到中國,從零到幾千萬美金到幾百萬美金到幾億美金,這個故事可以寫本書,折射時代的變遷……” @liuyuwen (編者注:蘇州納米生物園CEO劉毓文女士)

……

一本書太長,我們暫且將一些片段先奉上。

對話

生物谷-BIOONNEWS:當年辛苦創建的Fortebio公司被收購了,對此有什么評價?

譚洪:總體感覺,好事!2008年9月,我離開了這家公司,ForteBio那時已經7歲。3年后,它被Pall并購,自己辛辛苦苦的技術產品被認可,被廣泛的使用,感到非常自豪。Pall在行業分離純化領域有著很好的優勢,擁有強大的銷售網絡,加之頗爾公司長期關注蛋白質分析檢測領域,這對Fortebio現有技術平臺和Pall公司戰略發展都是極大的互補,會共贏。

生物谷-BIOONNEWS:3年前,為什么選擇離開自己一手打造的公司?

譚洪:各中原因,錯綜復雜,一言難盡。退出的原因,我想多少有些類似于1985年喬布斯離開蘋果。簡單的說,我希望開始一段全新的創新之旅。

 

生物谷-BIOONNEWS:創立ForteBio之后,您在國內找天使、找VC,現在看來是不是覺得國內的風投們太短視?

 

譚洪:不是。主要還是當時國內客觀環境所限。2001年創立ForteBio(當時這家公司并不叫現在的名字)。我在2002年和2003年曾經在國內與各類風投們接觸。奔波兩年后,除了在臺灣找到很少的天使投資,在大陸沒有尋找一分錢。不得已回到美國,在硅谷找到安捷倫和幾家VC投資。當時在國內沒有找到合適的風投,主要因素在于那個事情國內從事風投的機構和人本來就少,而且錢也不多,真正懂行的人那就更少了。

生物谷-BIOONNEWS:您上大學讀的是工企自動化,后來下過礦井,學過材料,混跡于機器人、人工神經網絡,還教過書,折騰過航天項目,后來是先進制造業、電腦存儲、光通訊、生物技術、醫療,這么折騰后,為什么會選擇做生物傳感器?

譚洪:在做ForteBio之前,創建了一家做光纖通訊零部件的公司。直到有一次偶然的機會,我看到了《文匯報》上一篇文章,說的是21世紀的新科技方向,其中包括生物、納米技術等。那時,我希望能有機會在這個全新的領域做些事情。但是,我缺乏這方面的專業背景??紤]到我自己的優勢在自動化和工程技術,生物傳感器或許是不錯的切入點。911后,這家光纖公司被并購,我就趁機出來開始干上了這個陌生的行當。

對于ForteBio,最初想法是希望做成一個快捷的、家用體外診斷型的產品,并沒有預料到后來可以變成新藥研發方面的重要工具。從體外診斷型產品變成新藥研發上的工具,其實也是有一段歷史背景在里面:美國體外診斷行業總體來說是比較復雜的,所以有幾個朋友勸我看看新藥開發領域,我就開始學習新藥開發技術市場。9年前,只有Biacore(后被GE收購)賣無標記檢測和分析領域的儀器設備,因此我想我們應該可以做出更簡單、更方便、更快速、更經濟的儀器,彌補Biocore的不足。后來,我們挑戰成功了,從一千美金起步,經過幾年的時間,瓜分了全球三分之一的市場份額。

生物谷-BIOONNEWS:從一個生物技術的門外工程師,到創建了一個顛覆性創新生物技術公司,你想對那些彷徨在所謂"高門檻"的生物技術的門外漢們說些什么?

譚洪:一個人不可能全能。常言道:一個好漢三個幫。對于我們“門外漢”創業,最重要的是:直覺、膽量、天時、地利、人和。舉個例子:你并不需要成為編程高手才能用計算機。當初如果你發現臺式電腦攜帶不方便,你就可能想造個便攜式電腦。然后你請電腦專家來一起創造新的筆記本電腦。你把這臺新電腦做出來,就成為行業專家了。所以,門外漢和門內專家僅一步之遙,使勁一下就能跨過去。創立ForteBio之時,我是暈乎乎地去挑戰GE Biacore;浸淫了2年才把市場和產品的來龍去脈搞清楚了。當初如果我把細節全想清楚了,我是絕對不敢創建ForteBio的。所以,門外漢可能初生牛犢不怕虎,反而做成大事。其實,這些世界級的公司也是人組成的,我以前也在跨國公司工作過,所以知道他們不可怕。

生物谷-BIOONNEWS:看到前幾天您提到,“顛覆性創新,我會再來一次,只是這次要大100倍。”這是一種什么樣的創新,可以透露么?

譚洪:細節還不能透露。我們新的公司針對比ForteBio要大得多的市場;新產品非常有特色,市場競爭力應該很強。其實大100倍還是大10倍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能不能為客戶提供最好的產品,為社會做有益的事情。

生物谷-BIOONNEWS:談談你現在的創新之旅吧?

譚洪:離開ForteBio重新創業走過了3年相當艱難的道路。很多次,我懷疑自己是不是走對了路。但是直覺告訴我一定要堅持下去。一路走來,有很多人幫助過我。所以我特別希望這次創業能控制住局面,使我能給這些貴人們一點感激的心意。我們今天的市場、產品和技術已經遠遠超出2、3年前的設想。目前我的團隊成員大多數是ForteBio跟我一起創業的骨干,再加上新鮮血液,使我們成為一支非常有戰斗力的隊伍。我們在2012年會有一些大動作。

生物谷-BIOONNEWS:我們期待您新年的大動作,感謝您接受我們的采訪。

(來源: 生物谷 )


全年征稿 / 資訊合作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版權與免責聲明

  • 凡本網注明“來源:來寶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來寶網,轉載請必須注明來寶網, http://www.vhyrck.live,違反者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本網轉載并注明自其它來源的作品,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轉載時,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作品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 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等問題,請在作品發表之日起一周內與本網聯系,否則視為放棄相關權利。


35选7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