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寶網Logo

熱門詞:生物顯微鏡 水質分析儀 微波消解 熒光定量PCR 電化學工作站 生物安全柜

現在位置首頁>技術資料首頁>行業動態>人物>饒毅:有趣的科學家,堅定的改革者

饒毅:有趣的科學家,堅定的改革者

北京大學校報2011年12月26日 10:43 點擊:1239

饒,從食,堯聲,《說文》解釋:“饒,飽也。”;《小爾雅》解釋:“饒,多也。”;《廣雅》解釋:“饒,益也。”毅,形聲,從殳,《說文》解釋:“毅,有決也。”饒毅的人生軌跡,從南昌到上海,從上海到美國,從美國到北大,就像一江春水浩浩湯湯、曲曲折折地向著大海奔去,婉轉間飽含堅毅。
 
2007年,一紙聘書將饒毅從美國召喚回國,出任北京大學生命科學學院院長一職;一時間公眾將他和上世紀五十年代錢學森、郭永懷等在國外成名、時值壯年回國效力的前輩相提并論。輿論的壓力抵不過祖國的吸引力,他解釋自己回國的原因,始終只有三個字——“歸屬感”?;蛟S在這個燕山橫臥、永定河斜穿的城市,饒毅將學術與行政都做到了山水相依。
 
智者樂水,做有趣的科學家
 
饒毅的兒子回國時九歲半。最初就讀于北大附小,每天早晨,饒毅從當時在藍旗營臨時租住的公寓出發,步行送兒子上學??v然教學、科研、行政集于一身,他也多半回家和兒子、父母共進晚餐。
 
把家庭放在第一,工作放在第二,是饒毅生活的信條。女兒小時候,饒毅晚上也不加班,周末總帶著她出去玩,波士頓、圣路易斯的兒童游戲場所里,一大堆美國母親帶著小孩,萬紅叢中一點綠,那位中國父親,便是饒毅。
 
回國后,饒毅成為生科幾百名二十歲左右學生的老師。在2009年的元旦晚會上,饒毅拿著稿子和學生一起說相聲,饒毅認為,當學生們在學術會議上怯場了,或者面對國際學者害羞了,就想想饒毅都可以敢上臺拿了稿子、當著那么多人的面念水平不高的相聲,自己就不用緊張,不用害怕??v然“學生物的孩子傷不起”,實驗室的學生依舊可以放著音樂做實驗,可以不用請假去休假。最近在生科的院版上,赫然看見同學發帖向饒毅致敬——“搭公交上班很辛苦,我覺得您不如直接搞個滑板到北大呢”。在學生們心中,這種跑題的“灌水”,或許讓他們離院長更近一些,他們同情院長搬家后每天公交上下班。
 
2008屆學生畢業了,饒毅致辭說,你們的幸福是母校的驕傲。是幸福而不是成功,在饒毅看來,幸福最重要,成功和幸福有時并不相干。2009屆學生畢業了,饒毅的致辭只有六個字: 我想、我試、我樂。
 
能具體解釋一下嗎?饒毅說不能——
 
最好的答案是模糊的,因為每個人都有一個不同的理解,而成為各有特色的追求。
 
六個字,是對學生的祝愿與期待,也是饒毅自己的人生體驗——
 
1962年,饒毅生于江西的一個知識分子家庭。饒毅的曾外祖父周蔚生,1904至1909為京師大學堂優級師范科第二期學生,既是北大校友,也是北師大校友,曾長期從事中學教育工作。 “教書育人之樂”的氛圍影響了饒毅,這位第四代老師,認為在北大教書,也“樂在其中”。
 
饒毅上小學時還在文化大革命余熱未消期間。他回顧自己的語文學習生涯,是通過大字報、毛主席的“老三篇”、樣板戲等學習的。課外,饒毅和他的小伙伴們在地攤讀《三國演義》《鐵道游擊隊》等小說。讀地攤書沒時間查字典,很多發音靠自己揣摩,饒毅自認為這個習慣讓自己的語文有嚴重缺陷。饒毅笑言,復高考時,他們有9個月左右的復習時間,自己曾用英文給一位朋友寫信,請他在上海買南昌買不到的《數理化自學叢書》,言不達意,結果重復買了已有的三本,而沒有的好多本還是闕如。
 
1978年參加高考時,他立志要成為一名“對人類有用的科學家”。本希望能去中國科技大學攻讀物理和數學的他,卻上了江西醫學院。
 
1983年,饒毅考取上海第一醫學院的研究生。在上海,他接觸到更活躍的學術氛圍,并最終把自己的興趣點鎖定在當時的新興學科分子神經生物學上。
 
1985年,研究生尚未畢業的饒毅,成為改革開放后較早期的自費留學生,前往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舊金山分校,攻讀博士學位。其后,他在哈佛大學繼續進行博士后研究。
 
1994年,饒毅獲圣路易斯的華盛頓大學聘請,從助理教授開始領導自己的實驗室。2004年,他到美國西北大學任神經內科教授,并兼該校神經科學研究所副所長。2006年,饒毅成為講席教授。
 
饒毅在出國前,就鎖定了分子神經生物學作為自己的研究領域。在美國,他二十多年研究神經的發育。2004年起,他在北京的實驗室用果蠅、小鼠研究社會行為的生物學基礎,比如研究果蠅的打斗、求偶,甚至同性戀行為。他沉浸其中,樂趣無窮。果蠅和小鼠是他的寶貝,他還說過:“對于我們來說做科研就是娛樂”。他實驗室也研究人的行為。在和生科學生相處的過程中,饒毅發現他們除了在實驗室潛心工作之外,亦有許多沒有被應試教育和高等教育扼殺的潛能,比如唱歌劇、跳雷舞、說相聲。饒毅因此號召學生們“不妨每天都保持著過節的心態”,無論是攀登生物科學研究的高峰還是另辟自己的職業道路,只要是尋找主動、歡快、有特色的人生,中間就不用怕出些小問題。
 
饒毅回國前,北大給他兩年的時間逐步關閉在國外的實驗室。而饒毅把自己在美國的研究經費轉給系里其他教授,并提前安排好實驗室人員的出路,兩個月時間關閉了實驗室。
 
饒毅的回國在海內外引起巨大的反響。美國的高校希望他能再“回心轉意”、一直給他留了辦公室。這時的饒毅,顯示出了如山一樣堅定的決心,他在2010年底,把在美國辦公室的東西打包運回了北大,放棄了自己的退路。
 
仁者樂山,做堅定的改革者
 
2005年,饒毅帶領在中國的學生,發表了中國二十五年來第一篇《細胞》論文。2008年1月,饒毅在《自然神經科學》發表了一篇論文,是他以前美國實驗室的成果。說明他離開美國的時候,研究沒有走下坡路,而是成就斐然的時刻回國。2008年8月,饒毅的北京實驗室又在《自然神經科學》發表了一篇論文,這說明,饒毅回國后學術做得很好。2011年4月,饒毅實驗室在《自然》報道他們最新發現:5-HT分子對于雄性老鼠性選擇很重要,沒有5-HT的雄鼠,找對象的時候,不分雌雄。2011年7月,饒毅實驗室在《自然神經科學》發表論文:發現群養動物打架少于單養動物的一個分子機理。
 
然而,細心的人發現,這個實驗室里發表的研究論文比起當初饒毅在美國的實驗室發表的論文少。善意的人猜測饒毅是不是因為行政工作做得太多,分散了精力;而惡意的人則譏笑饒毅閑事管多了。其實,從2004年起,饒毅的實驗室正在經歷著一個研究方向的轉型,他正在離開自己研究了二十多年的神經發育,開始探索行為的分子生物學基礎?;?年的時間進行這種轉型,是否值得?饒毅認為:“進入新的研究領域,是科學家‘再生’的一種途徑”。而少發論文,只是“沉下心來,試圖做更重要的工作。”
 
饒毅的“更重要的工作”中,很大一部分,是在生命科學學院開展改革。知道饒毅的生物學界人士,有時會說饒毅是個“堂吉訶德”式的改革家。任憑輿論饒毅的改革立場,似乎如堂吉訶德面對的那座風車一樣堅定。
 
在本科生培養方面,饒毅身體力行投身一線教學,他和龍漫遠教授給大一新生開設“生物學思想與概念”課程,旨在從生物學的基本概念入手,介紹一些經典的實驗和文章,介紹相關領域的發展。讓剛進學校的新生體會到生物學的精、深、美;調動起他們學習、研究生命科學的濃厚興趣。饒毅和哲學系的吳國盛老師一起,請楊振寧、丘維聲、王詩宬、 馬伯強等科學家,給本科生講述“科學是什么”。在選課同學的眼里,一學期下來,大家不僅聽了大師們講述自己的經歷,還在小組討論中交到了科研路上的個把知己,有同學感慨“如果我年至耄耋,尚可憶起在“這一次”課上所思所得,其效果就是終生的了”。
 
在實驗室交接制度方面,饒毅打破了北大原有的“大教授培養小教授”的模式,在他看來中國本來就沒有多少真正有特色且高水平的實驗室,如果再默許“老教授帶小教授”,不僅會形成派系之間的矛盾,還會降低實驗室的業務水準,于是決定中止這種模式,要在全球范圍內“海選”合格的接班人。
 
這一變革,觸動了利益,也招來了不少阻撓,還有人公然發難。饒毅沒有退卻,也沒動用所謂的行政權力以勢壓人,而是有理有據地闡述這樣做的“利”和不這樣做的“弊”,最終贏得了大家的支持,實現了競爭上崗,近可不避親仇、遠可接納賢士的用人理念。饒毅在中國的第一個教師節,白天主持生命科學學院原有教授述職,晚上接了兒子的班主任的電話。他在自己的博客里寫道,這兩件事情都令他十分感動。在評審會議上,為了推選年輕的人才到合適的教職位置上,老教授退下無怨言,全體教授不爭,評委也不為自己留余地。
 
在引進人才方面,饒毅明確提出生命科學學院通過“千人計劃”招聘的目標:他希望應聘者回國后能做出世界一流大學比較優秀的教授水平的工作。他表示,生命科學學院將給予海外學者一段平穩過渡的時間,減少對科研工作的沖擊,生命科學學院也將提供和創造條件,讓回國工作的人能夠開展很好的研究和教學工作。至于行政職位,饒毅看得很輕松,“如果有愿意做行政的,我熱切希望有人做院長,我可以任其教學副手。”
 
在科研經費分配問題方面,饒毅也一直秉持“顧大局發展”的原則。在北大支持下,饒毅從國外、國內多方面爭取經費。幾年來,饒毅從國外渠道爭取的經費遠超過他自己和他實驗室今后幾十年的需求。所以,他從國內爭取的經費,實際上不是給他自己實驗室,而是通過他獲得國內一些經費后進行再分配,選擇性支持其他值得支持的科學家和團隊。在饒毅看來,研究經費的使用,應該以經費使用對國家的效果來看,而不拘泥于學院利益,有其他院系參與是好事,可以使國家經費得到更好的應用。比如,饒毅申請的973,沒給自己的實驗室留多少,大部分給了北大心理系和北大醫學部精神衛生研究所的實驗室,不為別的,就因為“他們研究做的很好,經費增加可以加強他們的研究。” 獲得的麥戈文研究院,饒毅積極支持掛靠到心理系。獲得的“蛋白質平臺”經費,他不拘泥于生科院,即便這樣的做法讓本學院老師有微辭,而是將相關的化學學院、分子醫學所、工學院等多方面的教授納入平臺,請他們合理使用國家經費,發揮經費在科學中的作用,而不是用于不適合現代生命科學常規的大科學模式。獲得國家支持而建立“北大清華生命科學聯合中心”,饒毅請物理學院招聘回國的原美國舊金山加州大學教授湯超常規管理,中心從海外招聘,也支持校內原有優秀人才,并不局限于饒毅自己的生科院,初期國際評審產生的第一批校內研究員,五位來自生科院、四位來自化學、三位來自醫學部、三位來自分子醫學所、還有物理和心理等其他院系。支持學校成立的“生物動態分子中心”、“合成生物學中心”等等,這種不熱心自己“權力”、五湖四海的作風,有助于推動北大生命科學整體發展,也有利于促進北大內部多學科交叉、不同院系見合作與聯合。
 
在校際合作方面,他和王曉東、施一公發起北大、清華、北京生命科學研究所兩校一所聯合研究生培養計劃,強強聯合,并以此推動建立中國新的研究生培養方案,改變國內原有將研究生視為勞工的習俗,而提高他們的地位,為學生利益著想、將優秀研究生作為未來科學家培養。他和施一公多方面推動北大和清華的生命科學學科間的合作和交流,共同建立了生命科學聯合中心等。
 
饒毅選定的改革領域都是生命科學學院發展的關鍵點:本科生培養好了,才有將來投身生命科學研究的學子;實驗室制度明晰,才能推動科研向更廣更深發展;和別的院系別的高校合作,正是帶著海納百川的心態去攀登學術的高峰。饒毅的學術、行政、教學、改革,既溫柔,又堅毅。

(來源: 北京大學校報 )


全年征稿 / 資訊合作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版權與免責聲明

  • 凡本網注明“來源:來寶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來寶網,轉載請必須注明來寶網, http://www.vhyrck.live,違反者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本網轉載并注明自其它來源的作品,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轉載時,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作品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 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等問題,請在作品發表之日起一周內與本網聯系,否則視為放棄相關權利。


35选7开奖查询